那一天,那一仗丨不同历史的两支连队“相会”在同一个旅队 – 中国军网
那一天,那一仗■陈 萌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王钰凯特训三连连长杨亮、指导员李柏林在军事百科全书上查找小孤山战役的相关材料。1938年3月18日 吉林省宝清县小孤山“本年‘3.18’战役纪念日,要不要在旅史馆办活动?”兼任旅史馆责任管理员的中士杨晓栋问道。“‘3.18’战役不是特战八连的吗?”履新不久的特训三连指导员李柏林反问道。来连队当指导员前,李柏林在旅机关工作,旅里各连的前史传承,他基本上都知道一些。在旅史办公室查阅材料后,李柏林发现,特训三连前史上还真有一场“3.18”战役,也叫“小孤山战役”,发生在连队诞生初期——1938年3月18日,驻吉林省宝清县(今属黑龙江省)日伪军出动300余人,妄图突击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密营。清晨,日伪军进至宝清城以东的头道卡子,被担任戒备使命的第5军第3师第8团第1连(特训三连前身连队)发现。连长李海峰当即带领全连官兵占据邻近的小孤山制高点进行阻击,保护主力搬运。此次战役,第1连共消灭日伪军110余人,可是包含连长李海峰在内的12名官兵献身。战后,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指挥部将小孤山命名为“十二勇士山”。当年的抗联兵士。这场战役,收录在《我国军事百科全书》里。“为何除了翻阅过连史材料的杨晓栋知道,其他人很少提及此事?”李柏林问询现在在连队时刻最久的老兵党吟。党吟简略复盘了连队的前史:连队自组成以来,从东北转战华夏,又南下履行多年建造使命,后又移防大西北,编制也阅历了从步卒连到装甲兵连,再到特训连的改变,屡次移防、转隶和整编,导致连史材料遗散,知道这么一场“3.18”战役的人也越来越少。“假如不是连队要建荣誉墙,这段前史估量就被连队遗漏了。”党吟说。上一年起,上级下达了军史场馆建造使命,包含旅史长廊和营连的荣誉墙等项目。旅里专门成立了一个旅史办公室,抽组人员兼职整理全旅各单位赤色家谱。所以,特训三连“3.18”战役被旅史办工作人员从前史的尘土中从头“挖”了出来。“同一个单位,两支具有不同前史本源的连队,居然在不同年份的同一个日期,打响过相同悲凉的战役。”李柏林感叹,这两场战役所表现的战役精力,和旅魂中的“生死相依”完美符合。“假如能将这种战役精力发扬光大,让今日一切的战友们遭到鼓动,将是对连队的最大奉献。”查阅材料时,旅史办工作人员这样对李柏林说。前史虽长远,但战场却还在。寻根溯源最好的方法,便是亲身去一趟小孤山。“在勇士陵园和在学习室上教育,作用是彻底不一样的。”李柏林说,“连队不能去,但我能够去,把材料数据都带回来给咱们看。”他的提议得到了连长杨亮的支撑。杨亮说,他和指导员应该各去一次。指导员看到的是战役精力的可贵,而作为军事干部,他看到的是 “以少打多,这对特种兵来说,肯定是一个很好的战例。”老兵党吟提议,去时带上摄像机,把现场录下来:“现在的新兵都很有求证精力,有图有影有本相,教育作用一定好。”在查阅关于小孤山战役的过程中,李柏林了解到,宝清县老民兵李德龙35年如一日探寻宣传抗联前史。这些年,李德龙踏寻战役遗址1000余处,身临险境千余次,寻访抗联老兵及其后人400余人,搜集抗联材料100余万字,为勇士立碑25座……李柏林知道,首先要找到这位老民兵,“他很可能是对这段前史最清楚的人”。一番联络,他们找到了李德龙。老民兵激动地说:“咱们并不知道抗联部队后来的整编状况,更不知道1连这支英豪部队能传承下来,仍然捍卫着国家,真让人快乐!”而不幸的是,就在2019年,小孤山战役中幸存下来的一切老兵,全部都逝世了。他们毕竟晚了一步。李柏林和李德龙聊了许多。老民兵说,有许多材料,还有小孤山战役活下来兵士的回忆录,他会赶快整理好,等疫情往后邮递过来,一起也欢迎连队前来小孤山战役现场寻根。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